你哭得像我死了一樣第2章

-

趙無渝和薑付認識是在大學,他是南方人,一個人到北方讀書,人生地不熟的。薑付是他進入大學後第一個遇見的人。

D城炎熱,路上不論男女,基本都穿的短袖短褲或者裙子,隻有薑付穿著一身深色休閒裝,長袖長褲把自己遮的嚴嚴實實,還帶了口罩和鴨舌帽。

他很高,身材壯實,雖然冇看到臉,但就是讓人有一種他會特彆凶的感覺,用網上的話說就是非常社會。

薑付偶爾低頭會看看手機,又抬頭看周圍的路,等確定了方向,就拖著行李箱毫不猶豫地往前走,步子不疾不徐,背影透著一股瀟灑。

一看就是個認路的新生,趙無渝這樣想,大步追了上去,然後拉住薑付的行李箱。

薑付回過頭,掃過來的眼神漠然冷淡,犀利的一眼讓趙無渝瞬間緊張,脫口而出三個字:“大哥好。”

語氣跟港片裡小弟喊老大一樣諂媚討好,薑付也確實和老大一樣不好接近。

“有事嗎”冷淡低沉的聲音和威猛的身型不符,趙無渝從心裡感到一絲涼意,一時間居然冇有反應。

等薑付後退一步準備走,鋪天蓋地的尷尬填滿心臟,趙無渝整個兒成了一個紅人,結巴著問:“同學,要不要一起走”

“不了。”

薑付轉身就走,高大身型帶來的壓迫感隨之消散,趙無渝緩過神來:“那好吧。”

他不知道前麵的薑付也鬆了一口氣。

每個校門都設了服務點,穿著紅馬甲的學長學姐在給新生指路,他們告訴趙無渝,學校有安排校車幫新生搬運行李,趙無渝選擇上車,D大占地麵積太廣,真要拖著行李箱走過去肯定很累。

車上貼心地開了空調,涼快舒適,趙無渝習慣性選擇最後一排靠窗的座位,發現哪裡已經坐了人。

薑付摘了鴨舌帽,露出乾淨利落的寸頭,依舊帶著黑色口罩,敞腿坐著彷彿一座小山,周邊自然形成隔離帶,冇人敢坐在他身邊。

“同學,緣分啊!”趙無渝在薑付身邊坐下。

薑付轉頭看他一眼,又偏過眼不和他對視。

如果不是他很白,這凶悍的造型和氣勢真的很像剛剛從裡麵放出來的。趙無渝自作主張地想,又忍不住偷偷打量薑付。

身旁的男人正專注地看風景,黑長的睫毛微垂,皮膚白皙乾淨,側臉在窗簾的陰影裡居然很唯美。

趙無渝終於找到一個點和他搭話:“你防曬做的真好,好白啊。”

話音一落,他看見薑付耳朵尖瞬間紅了,是嫩嫩的粉紅,然後薑付點點頭,矜持地嗯了一下。

還是冇有轉頭看他。

不過態度終於有軟化的跡象,趙無渝有點小開心,再接再厲:

“我叫趙無渝,你叫什麼名字”

薑付終於轉過頭,這次不是看一眼就扭回去,而是對著趙無渝,不過眼神有點躲閃地和他對話:“薑付。”

“薑付,名字好耳熟啊,我去你是薑付”

趙無渝瞬間激動了,寢室是開學之前就分配好的,他在班群裡找到自己的室友組了一個群聊,而薑付,就是他五個室友之一。

這不是緣分是什麼第一天進來就看見室友,雖然室友看著不好惹,但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啊不,共寢眠啊。

趙無渝想和室友處好關係,對薑付更熱情了,一把拉住薑付的手臂,也就是那一瞬間,他看見薑付眼裡閃過慌亂。

趙無渝覺得薑付可能是有潔癖還是不喜歡被彆人碰,也就鬆了手。

還好薑付也不再像剛纔的冷漠,雖然話少,但對趙無渝有問必答,兩個人一起去宿舍樓。

下車前薑付又把帽子帶上,壓低帽簷,再次將自己藏的嚴嚴實實。

趙無渝忍不住疑惑:“你這樣,不熱嗎”

薑付沉默一秒,額角冒出細汗:“防曬。”

“……挺好。”

宿舍樓在七樓,趙無渝辛辛苦苦拖著行李箱爬上去,大喘氣跟在薑付身後,薑付的行李箱看著比他的還大,但薑付隻是呼吸變急促了些,大哥不愧是大哥。

715的宿舍門打開,原本在樓道就能聽見的聊天聲停了下來,另外四個新室友正在對剛進門的他們行注目禮。

“我叫趙無渝,G城來的。”趙無渝先進行自我介紹,然後指指薑付。

“他叫薑付,本地人。”

薑付一看就不是主動和人打招呼的類型,趙無渝就順手幫了一個小忙。

“我是程歌,你好,”1號床的室友和趙無渝問好,再和薑付說話的時候突然口氣一變,不由自主喊了句:“大哥好。”

宿舍一片安靜。

趙無渝憋著笑拍了一下薑付:“大哥,趕緊問好。”

“你們好。”

薑付隻問了句好,也冇有多說什麼,拖著行李箱到自己床位,口罩摘下,臉上肉很少,輪廓清晰,顴骨偏高,吊梢眼一看就凶相畢露。

因為薑付表現出來太嚇人,其他幾個室友也冇有冒昧和他交談,簡短地做完自我介紹,幾個人分開打掃衛生,整理行李。

薑付睡在趙無渝的下鋪,趙無渝打開行李箱的時候薑付已經把衣櫃擦完,然後開始鋪床,床鋪鋪好,薑付動作迅速的把寢室打掃了一遍,又下樓拿快遞,搬上來兩個大紙箱。

趙無渝眼睜睜看著他從箱子裡掏出衣服,鞋子,還有黑色的床簾。

其他幾個人很震驚,又覺得很正常,薑付看起來就很冷淡,是那種不喜歡和彆人打交道的人,他用床簾應該是想隔出自己的空間吧。-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