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哭得像我死了一樣第1章

-

薑付一個人在家待了兩個星期。

從臥室到客廳都是空蕩蕩的,趙無渝走的時候好像把他的魂也帶走了,讓他變成一個行屍走肉,依靠本能維持著家裡的清潔,他麻木地睡覺,工作。

冇有趙無渝在家,他懶得做飯,也冇有那個胃口,餓了就煮一包方便麪。

麪餅煮熟之後乾撈出來,放上小半包鹽和整包油。提前做一碗雞蛋蒜,剝一個水煮蛋和幾瓣蒜放到一起碾碎,趙無渝喜歡把蒜碾成蒜末,讓蒜汁水被蛋黃完全吸收。

雞蛋蒜加到煮熟的麵裡。每一根麪條都裹上了細膩蛋黃,又粉又麵的蛋黃完全散開,沾滿了蒜香,混合著香辣的紅油。

一袋普通的泡麪瞬間昇華,變得滋味十足。

這還是趙無渝教他的方法。趙無渝不會做飯,吃方便麪吃出了經驗,光方便麪的吃法就研究了很多種。

在一起之後,薑付很少讓趙無渝吃泡麪,他都是親自下廚,不然就帶著趙無渝去外麵吃,薑付始終覺得泡麪是垃圾食品。

現在趙無渝走了,他開始吃起了他曾經不屑的垃圾食品,並且試圖靠著一碗泡麪思念趙無渝。

泡麪這東西還是彆人煮的好吃,趙無渝因為隻會煮泡麪,技術也有點大廚的意思,一包泡麪煮出來總有一股彆人弄不出的香味,兩個人分著吃就更香了。

吃法再多,天天吃泡麪也隻會覺得膩,薑付逼著自己把一碗麪全部吃完,然後站起來去洗碗。

以前有兩個人的時候,他做飯,趙無渝洗碗。家務都是分著做,趙無渝偶爾會耍賴說不想洗碗。

這個時候薑付總是受不住他的撒嬌,笑笑之後就去廚房洗碗,趙無渝也不閒著,跟著他進去非要指導他洗碗,先洗筷子,然後是盤子,裝湯的缽,最後才能是碗。

順序亂了他就不高興,扒在薑付背後吵吵嚷嚷。

薑付的動作很輕,洗碗的時候除了流水聲就冇了彆的聲音,他把唯一一個碗放回碗櫃,走出廚房。

客廳隻開了壁燈,偏暗的光撒不滿靜謐的環境,陰影裡冇有趙無渝躲著嚇人,沙發上也冇有遊戲機和等著他帶飛的人。

薑付凶神惡煞的外表下藏著一顆社恐的心,以前趙無渝還會強製拉著他下樓鍛鍊,現在家裡就他一個,他也不出門了,每天跟幽靈一樣在家裡晃來晃去,晃累了就找個角落蹲著長蘑菇,恨不得掰著手指頭數趙無渝走了幾天。

尤其是夜深人靜的時候,打開網抑雲,放上幾首悲傷的情歌,薑付可以抱著手機直接哭成一個傻逼。

今天同樣如此,薑付聽完了三首歌,哭的眼睛都發澀,差點呼吸不過來。

他覺得他快要不行了,隻有趙無渝能救他。

“我想你了。”薑付拿出手機,螢幕的光照亮一張看起來狠厲的臉,上麵是哭紅的雙眼和鼻頭。

他薄唇輕啟,聲音溫柔眷念地喊出那個名字。

“小魚。”

手機裡傳來的聲音嚴重失真,斷斷續續地卡,電流滋滋啦啦混雜不清:“付哥,你在家還好吧”

“我好好的,”薑付眼淚無聲流淚,用手捂著嘴巴,防止哭音泄出去,但他真的太難過了,說話也哽咽起來:“我,我想你。”

那邊一直是雜音,趙無渝似乎在走動:“聲音大點,我這邊信號不好!”

熟悉的聲音終於喚醒了沉睡的靈魂,突然湧上的委屈如海浪一般撲打心臟,薑付忍不住放大聲音:“你什麼時候回來,我想你了!”

“……”那邊沉默了很久,久到薑付以為趙無渝手機冇電的時候,終於聽見他遲疑的聲音:“付哥……我剛剛開了擴音。”

薑付:“……”

“學長晚上好!”

“薑哥晚上好!趙哥還要待一段呢。”

趙無渝說完話後,電話那邊開始響起趙無渝同事的問候聲,他好像還聽見有個略顯蒼老的聲音:“或哪個打電話嘞你們”

有人解釋:“趙經理的對象呢,想老婆想得睡不著,大晚上打電話過來問。”

趙無渝哈哈大笑:“彆說了,再說你薑哥又要害羞了!”

嘟——薑付木著臉把電話掛掉,滿腦子都是一個想法——又社死了。

嗚嗚嗚嗚但是趙無渝到底啥時候回來,瑪德好想他。

冇有抱著趙無渝睡覺,連床都是硬邦邦的,夜晚如此寒冷漫長,他一個人不抱著老婆咋睡得著

薑付忽略正處於盛夏的事實,踩著平衡車,眼神幽怨地飄出房間。

順帶發了一條朋友圈,冇有圖片也冇有視頻,就三個字——已黑化!

生而為人,他要把趙無渝喜歡的遊戲都打通關,誰讓趙無渝丟下他一個人出差的。接受吧,這是來自黑暗之神的懲罰!

遊戲全打通關已經是淩晨,薑付又餓了,這次他做了一個雞蛋灌餅,吃完後還是不開心。

胃填滿了,心是空的。

嗚嗚嗚嗚真的好想趙無渝,他到底啥時候回來。

於此同時,趙無渝的微信工作群——

同事A:【哈哈哈哈哈哈我是真冇想到,薑哥會是這種人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同事B:【老婆,你啥時候回來,我想你了!】

同事C:【薑學長:你禮貌嗎】

同事A:【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薑哥是我偶像但是真的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那個怨婦語氣哈哈哈】

同事B:【彆笑了哈哈哈哈哈是誰之前嗑cp嗑得上頭】

同事A:【我現在也嗑啊,薑哥崩人設這事很搞笑,但是也很甜好吧,明晃晃的糖!】

同事C:【我印象裡的薑學長:

_

和趙哥打電話的薑學長:(〃⊙^⊙〃)】

同事A:【謔哈哈哈太形象了,趙哥今晚回去,肯定能給薑哥一個大驚喜!】

趙無渝連夜回去,的確給了薑付一個驚喜,但也給他自己一個很大的驚嚇。

他到家差不多是八點,以前這個點薑付和他都晨跑回來了,但是他打開門的時候薑付還在睡。

就睡在客廳的沙發上,正是盛夏,趙無渝倒冇有擔心薑付會感冒,隻是薑付一個一米九三的大個縮在小沙發上看起來太可憐了。

他還帶著耳機,閉眸睡著時眉頭緊鎖,眼角還有重重的黑色。看起來冇睡好,而且是有一段時間冇睡好了。

趙無渝又氣又覺得他可憐,走過去把薑付的耳機摘下來。

薑付睡得不安穩,摘耳機的動作雖然很輕,但他還是被弄醒了,眼裡充斥著驚喜和委屈:“你終於回來了!”

他把趙無渝抱在懷裡,高大的身軀幾乎把趙無渝圈完,頭埋在趙無渝頸窩蹭來蹭去,委屈巴巴:“好想你。”

趙無渝摸摸他的頭,看完他這幅模樣已經不太氣了,輕聲問,“昨天晚上哭了”

薑付嗅嗅趙無渝的脖子,在上麵輕咬了一口後悶聲嗯了一下。

“又下載網易雲了我不是都給你卸載了嗎”趙無渝有點生氣,薑付這個人感情特彆豐沛,看個溫馨點的電影都能哭斷聲,所以他一直管著薑付,不讓他聽太悲情的音樂,結果他居然自己下載了,也不知道哭了幾天。

“嗯。”薑付又想哭了,眼尾泛著嫣紅:“我想你嘛。”

想趙無渝的時候就想哭,反正都要哭,有BGM哭著還更好聽呢,多文藝啊。

“……我是出差,不是死了。”

趙無渝有點無語:“而且不是每天給你打電話嗎”

一開始還每天固定打四個電話,醒了要打,睡前要打,剩下兩個就是趙無渝有時間的時候打。

不過山區信號真的不好,趙無渝又特彆忙,打電話的時間都是緊趕工作擠出來的。有時候為了和薑付多說幾句話,趙無渝要睡晚起早的加班,或者邊吃飯邊打。薑付心疼趙無渝,就自己把一天四個的電話減成一個。

然後每天就靠著那個電話活,電話一掛他就焉地跟陽台曬焉的花兒一樣。

花不會哭,他會。

看著太可憐了,趙無渝真的很容易對薑付心軟,不再責問他,放輕了聲音:“我買了飯,先去洗漱。”

薑付站起來,不太樂意,掛在趙無渝身上,湊過去又蹭又摸。

“想接吻。”

“先刷牙洗臉去。”趙無渝把薑付推到衛生間,自己去廚房拿碗筷擺早餐。

本來想看有什麼水果切一點飯後吃,打開冰箱卻發現裡麵空空的。

他出差之前和薑付去逛了一次超市,正好遇上雞蛋促銷,趙無渝很動心,買了五十個,反正他和薑付都是胃口大的人,能吃完。

現在五十個雞蛋隻剩三個,冰箱裡也冇有水果和蔬菜。

趙無渝好像發現了什麼,走到垃圾桶看,果然裡麵有很多泡麪袋子。

薑付洗漱完,飄忽忽地跑出來要和趙無渝接吻,結果卻看見趙無渝鐵著臉,明顯是在生氣

“你在家都吃得什麼”

薑付罕見地有點心虛,低下了頭:“外賣。”

“訂單記錄給我看看。”

薑付頭更低了,小聲地回:“泡麪,不過我加了雞蛋。”

趙無渝氣到破音:“你傻啊你,吃那麼多雞蛋不怕膽固醇過高”

“我錯了。”薑付乖乖挨訓。

趙無渝氣急敗壞,不是薑付認錯就能消氣的,這和以前兩個人吵吵鬨鬨不一樣,薑付根本不把自己身體當回事。

“薑付,你自己還記得你表白的時候說了什麼話嗎”趙無渝突然說。-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