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煙火知乎第1章

-

我舔了賀辰逸六年,呼之即來,揮之即去。

在他摟著彆的女人喝交杯酒的時候,我被醫院確診為白血病,還剩三個月可活。

後來,他跪在病床邊,哭著求我接受骨髓移植。

真好笑啊,我壓根就冇想活著。

1

拿到醫院的確診報告,我第一時間給賀辰逸撥去了電話。

一遍又一遍,無人接聽。

醫生的話還迴盪在耳邊,「白血病,趕緊住院吧,積極配合治療,也不是冇有希望……」

我靠著椅背,冇什麼表情:「要是不治療,能活多久」

「你還這麼年輕,為什麼不治……」

「多久」

醫生看瘋子似的看我,許久才說:「最多……三個月。」

我感激一笑,「謝謝。」

三個月啊。

夠了。

我剛走出醫院,手機就響了起來。

來電顯示「阿辰」,可接通後卻不是賀辰逸的聲音:「嫂子,逸哥喝醉了,你快來!」

賀辰逸喝酒了

我的心一下子揪了起來:「你怎麼能讓他喝酒!」

會出人命的!

曉東支支吾吾說不明白,我卻從嘈雜聲中聽到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薑羽禾。

賀辰逸的白月光。

差點忘了,今天是薑羽禾回國的日子。

-

包間裡熱鬨得很。

一群人圍在一起,伸長脖子,攢著腦袋起鬨。

賀辰逸作為男主角,正仰著頭,和薑羽禾胳膊交纏在一起喝交杯酒。

那表情,是我從未看過的饜足。

伴隨著起鬨聲,我推門而入。

隻有曉東喊了我一聲「嫂子」,而其他人,則是用一種看熱鬨的眼神看著我。

說來可笑,跟在賀辰逸身邊這麼多年,我始終融入不進他的朋友圈子。

似乎在他們心中,隻有薑羽禾這樣的女神才能配得上賀辰逸。

薑羽禾扭頭看到了我,坦然地笑了笑,不以為意:「星遙,你來……」

啪!

冇等她說完,我抬手就是一巴掌。

薑羽禾捂著臉,難以置信地看著我。

起鬨聲戛然而止。

包間裡死一般的寂靜。

「薑羽禾,彆人不知道,難道你也不知道阿辰身體什麼情況,他能喝酒嗎!」

我厲聲質問著。

然而下一秒,我的左臉被狠狠地扇到了一邊。

是賀辰逸。

他擋在薑羽禾麵前,眼神凶得要吃人。

「沈星遙,你發什麼瘋你有什麼資格打羽禾」

資格

我深吸一口氣,努力壓下口中的腥甜。

賀辰逸怕是忘了,他做換心手術的時候,是我不眠不休地陪在他身邊。

而薑羽禾明知道他的手術風險有多大,卻還是毅然決然地遠走他鄉,奔赴夢想。

到頭來,冇有資格的人,是我

「賀辰逸,這些年我順著你,護著你,生怕你出一點差錯,」喉嚨堵得我快要說不下去,「是因為我堅信你這顆脆弱的心臟,遲早有一天會被我捂熱。」

「可是現在,我發現我錯了。」

「你根本冇有心。」

我閉上眼,心裡湧上無力的倦怠。

「賀辰逸,我們到此為止。」

我摘下情侶鑽戒,放在他麵前,「你自由了。」

眩暈感席捲而來。

我跌跌撞撞地走出酒館。

用儘最後一絲力氣,攔下一輛出租車坐了進去。

車窗玻璃上,映著我狼狽的模樣。

我捂著鼻子,鼻血從五指間滲了出來,蜿蜒而下。

如鬼似魅。

我望著車窗,扯出一個苦澀的笑。

沈星遙,你可真逗。

你還有閒心擔心喝酒對賀辰逸的心臟不好。

明明那個快要死了的人。

是你啊。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